国庆长假50%游客选择拼假出游 爱心人士追问:剩下的钱呢?

(图表数据来源携程)

  去年12月,盐亭13岁单亲家庭女孩梁颖,因患癌症晚期且家庭贫困,引起广大爱心人士关注,并响应呼吁纷纷捐款,仅有账目可查的捐款达到11万余元。梁颖的父亲、爷爷在接受善款时曾承诺,治病结束后,剩余的钱将捐给需要的人。

  今年1月14日,梁颖病重不治去世。有细心的爱心人士发现,当初的捐款并没有用完,于是联系梁颖的家长,但被告知不愿意退钱。随后,当地社区也介入做工作,同样被告知“没钱了,不退”。于是,一场捐款后的退款风波在盐亭发酵,并引发讨论……

  今年中秋国庆,网上出现不少拼假方案:请9月28、29、30三天连休12天;请10月8、9、10三天的连休11天;有条件请满6天的人更将享有长达16天的“史上最长假期”。

  记者从携程提供的预订数据发现,目前在中秋国庆假期几个请假方案中,选择正常休假的占到近5成,仍然占较大比例;请9月28、29、30三天连休12天的占4成;选择请10月8、9、10日请假三天连休11天的和连请6天休16天的人不多,在1成左右。

  女孩重病获捐11万 家属承诺退还用不完的钱

  梁颖13岁,是盐亭县石牛庙乡灯塔村8社人,从小父母离异,父亲梁发永长期在外打工,她跟着爷爷和奶奶生活,家境困难。去年12月的一天,梁颖的腿部和胸部疼痛难忍,后确诊为恶性肿瘤。12月20日,梁颖在盐亭县肿瘤医院接受治疗……梁颖患重病且面临无钱医治的消息传出后,引起了当地各界爱心人士的帮助,大家纷纷捐款。

  成都商报记者了解到,据统计,去年12月26日当天,梁颖收到了爱心捐款11万余元,同时,还有不少人通过银行卡号、微信等直接转账。梁颖的父亲、爷爷向送去捐款的爱心人士承诺:如果梁颖治疗效果不佳,他们将捐出余下的爱心资金,给其他需要救助的患者。梁发永父子做出的这份承诺,记者随后从盐亭某协会的爱心人士、文通社区的工作人员、医院医护人员,以及盐亭当地网站的工作人员处均得到证实。昨日,梁发永本人也承认自己当时做过这个承诺。

  女孩不幸去世

  爱心人士希望退款被拒

  1月14日,梁颖医治无效去世。有爱心人士获知,梁颖的爱心捐款可能还剩下几万元,于是,希望梁颖的父亲、爷爷,能履行当初的承诺,将剩余的钱捐出。昨日,盐亭爱心人士蒲先生介绍,春节前,他曾打电话和梁颖的爷爷梁仕孝沟通,电话中,梁仕孝表示,愿意捐给盐亭肿瘤医院5000元,所在的文通社区5000元,某协会15000元。“当时约定了次日他到盐亭县城转账,结果他没来,再次电话沟通时,他称钱已经用完。”蒲先生说。

  记者现场调查

  医院用了近2万元

  那么,梁颖的家人到底收到了多少捐款?治病又花费了多少呢?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来到盐亭县石牛庙乡梁发永的家,这是两间老旧的土坯房。随后,记者来到石牛庙乡场镇,经人介绍,梁发永在镇上修了一套住房。记者看到,该套住房是两层楼高的房屋。梁发永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他已到江苏打工。镇上的房屋是2008年修建,花了30多万元。

  昨日,石牛庙乡文通社区妇女主任梁海燕给记者提供了一份捐款明细单,上面明确记载了各单位、协会等的捐款数额,记者统计后,仅这部分有账目可查的捐款就有117909.26元。随后,记者在盐亭县肿瘤医院查询得知,梁颖2015年12月20日入院,2016年1月14日死亡出院,共用医疗费17759.31元。

  社区 介入

  梁家人曾表示退4万,但随后称没钱

  文通社区党支部书记范映有表示,关于梁家父子承诺退还剩余爱心款又未果一事,社区也曾出面沟通。范映有称,他曾和梁仕孝核算过剩下的爱心款,至少还剩四五万元。“我们沟通了很久,他同意退4万元出来”但是,第二天,范映有再和梁仕孝联系时,对方却表示爱心款已经用完了。

  范映有的说法,得到了文通社区妇女主任梁海燕的证实。她介绍,当时自己曾和梁发永通了电话,对方先表示不知剩多少钱,等事情处理完后再说,但后面多次电话联系,梁发永均表示钱已经用完。“我们希望梁家退4万元,是要捐给镇上一名患尿毒症的5岁孩子使用,这也是让爱心继续传递。”范映有说。

  家长回应

  剩下2万多,办后事花了1万多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电话联系上梁发永,他说,“捐款一共只有11万余元,孩子治疗等费用共花了88000多元,剩下两万多元。我准备直接将孩子火化后扔进江里,但亲戚说还是要办一个丧事,于是花了10000多元。后来,又通过父亲给一个需要帮助的人捐了6000元,已经所剩无几。”梁发永说,88000多元医疗费用,是在医院用了20000多元,给梁颖买了人体白蛋白,这是非常昂贵的药,一共花了几万元。

  昨日,记者从盐亭县肿瘤医院获悉,人体白蛋白每瓶在500元左右。病人最多每天只能输一瓶,而且一般是在最后病重的几天里输。有网友算账,就算人体白蛋白600元一瓶,梁颖住院25天,每天一瓶,也只要15000元。加上盐亭医院的费用,总共才30000多元。

  对于不愿意履行承诺退还爱心款一事,梁发永显得很气愤,他表示,有人说捐款有15万元,剩了9万元,他根本不知道15万元在哪里?“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没有钱就是没有钱,我拿着这些钱也发不了财。社区喊我退钱,某协会喊我退钱,但是现在真的没有了。”梁发永显得愈发气愤,“说句不好听的,这些钱捐给了我们,我们想怎么支配就怎么支配,想捐给哪个就捐给哪个?如果他们(觉得)处理不好,可以通过法律来解决。”

  专家支招

  爱心通过慈善组织可解决尴尬

  昨日,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表示,现在大多数的爱心都很直接,即爱心人士直接将钱给到受捐者手中,其实心都是好的,但是,爱心款一旦上了规模,尴尬就出现了,就像盐亭的爱心款退款风波一样。而如果有更大规模捐款,比如上百万,甚至可能反而影响到受捐人的人身安全。

  “爱心款直接交给受捐人,到底这笔款使用了多少?如何使用的?到最后没有一个明确的细节,只有受捐人知道,爱心人士无从查证。即使查到还有剩余爱心款,但这笔钱在受捐人手上,爱心人士也没有办法,尴尬就出现了。”王振耀说。

  各大网站如携程、途牛都有特卖汇或尾单甩卖,可配合最近多方签证利好如韩国免签政策延长到10月底、马来西亚预计10月1号起实行免签、印尼、柬埔寨、免签或落地签等,实现说走就走。

  王振耀表示,解决这个尴尬,可以在募捐到钱后,找一个政府慈善机构或者有资质的慈善组织,来统一管理这笔钱,比如每周打钱到医院等,这样一来,善款的使用明细就有了。如果用不完善款,钱还在组织手上,也清楚明了剩余好多,这样就可以商量来处理这笔钱。

  对于宜宾教师获捐后离世募集者遭遇的为难,王振耀建议,将钱交给政府慈善组织或者有资质的慈善组织,邀请获捐人、媒体、律师等多方,共同来商量这笔费用的处理,如果老师家有困难,根据困难程度,可以决定捐一定金额给老师家人。再商量剩下的钱如何来体现价值。

澳门百家乐网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