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版城市幸福排行榜出炉 80后老板为其找律师

  大数据统计来告诉你。12月18日,西南交通大学国际老龄科学研究院在北京发布了一个“退休版城市幸福指数”——2015中国大中城市退休生活质量指数,这是国内机构首次采用指数形式,以退休人群生活品质为主线,全面衡量了城市应对老龄化的建设情况。

  报告通过健康医疗、人居环境、交通出行、社会公平与社会参与、经济金融5大维度的考量,以及44个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二级指标的数据采集,对全国38个大中城市进行了评估。其中,珠海、深圳、北京、广州、上海、南京、厦门、乌鲁木齐、苏州、太原分别位居综合前十强。

退休版城市幸福排行榜出炉 80后老板为其找律师

昨日,沙坪坝区检察院,张亮(化名“右一”)向检察院的工作人员讲述案情。

  而被大家誉为“来了就不想走”的成都,竟然排到了第19位。

  报告显示,我国城市在迈向适宜退休的进程中呈现出区域不平衡的特点。发展较早且资源集中的东部沿海发达城市,几乎占据了排名前列;处于第二梯队的城市很多,彼此之间的指数比较接近。而通过对各维度二级指标的前后五位城市横向比较表明,一个城市自身各方面的均衡发展至关重要。

    重庆晨报记者 苑铁力 摄

    张亮和李静小两口在沙坪坝做粮食生意,今年8月的一天,他们放在粮仓中的十多万元现金不翼而飞。他们做梦也没想到,钱是他们觉得最不可能作案的员工老蔡拿的。

    53岁的老蔡,80后的张亮,这不该伸出的手,就像一道突然出现的沟壑,横在了这对原本和睦的主雇之间。

    53岁的老蔡想填平这道沟壑,他把钱偷偷还了,但还是被警方抓获。

    80后的张亮用宽容和原谅填平了这道沟壑,他说,不管判多久,岗位都给老蔡留着。

    原本希望内部解决

    张亮夫妇在沙区租下了一个大型粮食仓库,主要将购进的大包白米分装出售,雇佣了10多名搬运工。

    8月13日是七夕节,小两口急着和朋友会面吃饭,李静匆忙将十多万元米款装进电脑包,塞进库房中的两堆大米之间,并用一包大米遮挡,盖上帆布。

    第二天中午11点,李静打开仓库门,发现钱不见了。

    张亮没有立即报警,他觉得这钱肯定是其中一名工人拿的,便招来所有工人“我掉了10多万货款,你们谁拿了,可以自己悄悄放回原处,只放10万都可以,我就当没事发生,既往不咎。”一大堆工人你望我,我看你,纷纷摇头。

    随后,张亮私底下找工人挨个谈话,“我希望给那人一些空间,但是,依然没有人承认。”

    张亮报警了。

    妻儿都劝把钱还了

    张亮做梦也没想到,钱是他从未怀疑过的老蔡拿的。

    8月14日,老蔡上班时,无意中发现米堆缝隙中的电脑包,打开一看,全是一沓一沓的百元钞票。见四下没人,他用左胳膊夹着提包,用布搭在上面,回到自己的租赁房。

    没多久,同在仓库做工的弟弟打电话来,说老板钱不见了,让大家回去。张亮和大家谈话时,老蔡根本不敢承认。

    钱在租赁房里,老蔡觉得怎么藏都不对劲,床底下,猪圈里的铁桶……最后,他还是把钱扔进电脑包。

    8月17日,妻子从老家来看他,在租赁房里住一晚上。老蔡憋了很久,想说这事,但怎么都无法开口。

    大儿子在深圳工作,小儿子在建筑工地打零工,妻子、老板……这一夜,老蔡想了很多。

    18日一早,小儿子来接老两口,三人一起回到合川老家。

    晚上,夫妇俩一起挞谷子,老蔡终于开口给妻子说了这事。

    “你老糊涂了?这钱哪里拿得?这么大的事你居然……”妻子拉他坐下,并告诉小儿子。妻儿都劝说,他应该立即还钱。

    生日这天把钱偷偷还了

    一家人商量到深夜,想着各种解决方法。

    第一种自首,“你妈的身体你不是不晓得,头疼、牙痛,三天两头上医院,用钱的地方多得很。我怕进去了,没人照顾她,对她打击更大。”

    第二种办法,给张总联系。老蔡抽烟一根接一根,不肯答应:“张总对我这么好,没脸说。”

    “只剩一个办法,悄悄还回原处,或许老板不再计较,可能有转机。”儿子建议,三人一拍即合。

    19日下午,儿子驾驶摩托车,陪伴父亲去仓库还钱。谁都没记起,当天是老蔡53岁生日。他们打算趁着天黑,把钱悄悄放回仓库的米堆缝隙里。

    天色渐黑,一辆长安车冲来,将摩托车撞倒,儿子没有大碍老蔡的脚趾骨折了。

    在医院简单包扎后,父子俩打车赶到仓库。

    晚上11点,仓库门关着。老蔡见后门缝隙较宽,儿子蹲在后门前,一沓接一沓地将钱依次推进门缝。

    20日早上,张亮一开门,吓一大跳,十几沓百元钞,在大门内一字排开整齐摆放。14.6万元,分文未少。

    8月25日晚上,警方赶到合川。刚一开门,老蔡张口第一句话就说:“我错了,是我拿的。”

    警方把老蔡带回来时,张亮不敢相信,“感觉听错了。”

    被抓后跪在老板面前

    收到钱,张亮和他的律师立即向警方提出,希望撤销报案。他们的请求被拒绝,警方回复说,十几万元不是小数,是重大刑事案。在派出所,老蔡写下一份《悔过书》交给警方。

    被刑拘的第二天,警方带着老蔡到仓库指认现场时,他和张亮见面了。

    老蔡走到张亮面前,咚的一声,跪了下来。“你好糊涂啊……”张亮拉了好几把,才把老蔡拉起来。

    案件移交到沙区检察院。张亮把公司法律顾问刘律师找来,请他给老蔡做辩护律师。

    9月10日,在律师努力下,检察院考虑到老蔡没有前科,在单位表现一直良好,又取得当事人谅解,决定不批捕,并办理取保候审。

    几天后,由于检察官想讯问老蔡一些细节。张亮还专程开车把老蔡送到检察院。当着检察官面,张亮为蔡师傅求情,“这事不完全怪他,米堆本来也不是放钱的地方,是我太懒了。而且,我和老蔡虽然不是亲属,算得上远亲,他跟我老爸一般年纪。”

    11月8日,案件在沙区法院开庭。

    检方指出,老蔡有法定意义的从轻判处情节,建议量刑3-5年。

    法庭没有当庭宣判。

    昨天晚上,我们联系上了老蔡,他说,法院可能会判处罚金,可能有几万,“实在不记得当时啷个想的了,可能一辈子没见过这么多钱,鬼迷了心窍,脑中空白一片。”

    以后怎么打算?老蔡说,无论怎么判决,只要老板不嫌弃,他将一直在张总手下打工,一直到做不动为止,就当是报答。(文中当事人为化名)

    本组文/重庆晨报记者 封t?/p>

    辩护意见

    老蔡的辩护律师刘心群提出几点辩护意见,他说,在法定从宽情节上,嫌疑人主动坦白退赃,其次,受害者自身也有过错,将钱放在不该放的位置,此外,老蔡平时为人诚恳老实,遵纪守法,从无犯罪前科,一时糊涂,临时起意,是初犯和偶犯,老蔡也是家中经济顶梁柱,有老人和病妻需要照顾。

    检方意见

  报告对排名第一位的珠海做了这样的评价: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文艺馆、博物馆和大会堂等文化基础设施齐全,交通便利,出行安全,总体来看,珠海是目前国内所有大中城市中老龄退休生活品质最高的城市。合理配置公共资源,提升城市人口总体质量应是珠海未来建设阳光城市的重点。

  而北上广三个经济发达一线城市,虽然在前5名以内,到并没有在排在前2位,报告分析说:一线城市的经济实力毋庸置疑,优质医疗资源相对集中,社会公平与社会参与度也排名前列,为维护老龄人口权益提供了保障。但值得注意的是,机动车的急剧增加、出行时间长等因素,导致三座一线城市的交通出行指标,均低于城市平均水平。

    承办检察官指出,老蔡的糊涂在于,他以为拿了钱,再神不知鬼不觉放回去,就算自首,主要是他还钱打动了老板,继续雇用他,因此,老蔡有法定意义上的减轻判处情节,多方考量到老蔡案件的独有特殊性,检察官建议量刑3-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