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桐乡启动“百个庄园” 贸易伙伴趋于多元化

浙江桐乡启动“百个庄园”互补乌镇载乡愁梦

卢跃东在1日举行的杭州(国际)乡村旅游休闲论坛中 许昭琳 摄

  长沙1月14日电(记者 傅煜)受国际国内大环境等因素影响,2015年湖南省外贸进出口额出现“双降”,但仍呈现外贸形势好于全国水平、贸易伙伴趋于多元化等一些积极变化和亮点。

  长沙海关14日对外通报称,2015年湖南省进出口总值1825.4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3.7%,但仍高出全国平均增速3.3个百分点。其中,出口1189.9亿元人民币,下降2.9%;进口635.5亿元人民币,下降5.1%。

  嘉兴11月2日电(汪恩民 李苑露)“我们要打造中国最大的庄园群落。在十三五期间,我们会建设成比较符合标准规范的,有品质的大中小庄园100个左右,会形成中国最大的庄园旅游区,成为中国的‘庄园之乡’。”浙江省桐乡市委书记卢跃东接受记者专访时透露。

  桐乡,以古镇旅游为许多人所向往,江南四大古镇之一的乌镇更是浙江乃至中国的一块“名招牌”。以乌镇为代表,古镇的人气集聚上升,“爆棚”的状态已非罕见,旅游市场急需拓展。

  “我们不做普通的民宿,也不做一般的农家乐。”卢跃东介绍,桐乡要打造中国旅游第一大县,走差异化道路,把旅游客源定位在中高档的消费群体,启动庄园经济,以载乡愁之梦。

  城市旅游转向乡村 古镇较“窄”需拓

  在卢跃东看来,目前桐乡的古镇旅游、购物旅游、文化旅游都是吸引游客之处。的确,别有一番韵味的江南古镇以它特有的景观,深厚的文化底蕴成为许多人的出行目的地。近年来,逢年过节“爆棚”的情况并不新鲜,平日越来越频繁的游客潮也成为常见状态。

  “在一些城市的发展中,带着许多城市的弊端,使得大量的人群需要‘走出来’。这些人往乡村走,往古镇走。”他说,“然而古镇的容量有限,比较‘狭窄’,乡村的市场很大。”

  集聚十足市场潜力的乡村如何发展,用何种形态、何种商业模式接纳游客是旅游业共同考虑的问题,卢跃东认为,不能跟着别人走,不做大众化的农家乐与民宿。

  “我们重点推出乡村的庄园。目前已经启动,今后,桐乡的旅游除了常规的产品,还有古镇,有客栈。大的业态是古镇,小的是客栈,中间的形态就是庄园。我们要打造中国最大的客栈群落、最大的古镇群落,还有最大的庄园群落。”他说道。

  庄园部落渐起 与古镇相互补

  “庄园是一个现代农业的综合体,是一个旅游休闲的度假村,也是一个产业融合的试验田。”卢跃东认为,庄园的地点必须是在乡村,并且有一定规模。

  据他介绍,庄园分小型、中型、大型。小型的庄园占地在100亩以上,投资需1000万元以上;中型的庄园占地在300亩以上,投资需5000万元以上;大型的庄园占地500亩以上,投资需1亿以上。

  “同时,庄园中要有一流的生态环境,还要有一定的接待游客的相应配套设施。”卢跃东表示,在庄园中,既要有生态农业作为农业经济的展现,又要有一定的文化主题,还有农产品加工等涉及工业的内容,并有服务业、商业等业态。

  这些业态遍布一、二、三产,产业融合于乡村的土地上,为游客提供度假的舒适度,且有一定规模,能深入地展示乡村特色与乡土文化。“我们在政策上会对庄园的建设用地有一些倾斜,但主要还是靠整合存量资源。”卢跃东解释,建设的形态是多样的,庄园的房屋有些是木屋结构,有些会是可移动的房车、帐篷,还有树屋形态等,“在旅游设施的建设中,也会有一些创新的模式,能把游客留住,又不破坏土地。”

  在他的蓝图中,未来的古镇、客栈旁,会有庄园部落出现,能让游客有更多的选择。“这种业态建成后,对古镇并不会有很大冲击,反而与古镇相互补。古镇容纳不下那么多人,他们可以往乡村走,两者一个在历史的回忆中,一个在希望的田野上上,有差异性。”卢跃东总结道。

  保留古建筑原生态 引都市人回归

  原生态的土地中,总会保留着一些古老的建筑,这也是中国乡村的特色之一。然而数以千计的古建筑、古民居正慢慢残破,许多濒临消亡。在庄园部落的集聚中,这些古建筑、古民居将会被保存。

  “一些原生态的元素,我们会保存好,包括一些文物、民居、遗址公园等,我们会保护。到‘十三五末’,桐乡的庄园会形成格局,保留原始的建筑形态,并赋予现代化的舒适感。这既能传承历史,也能体现中国的时代特征。”卢跃东说。

  由于庄园不同于农家乐、普通民宿等业态,在卢跃东看来,这更需要人才的支撑。“引进资本的过程中,需要做长线,这不是一个个体户的概念,是一个公司、一个团队的概念。大一些的庄园还可以承载农村公共服务的职能。”他认为,庄园是有着人才支撑的综合体,在未来的格局中,吸引都市人、农村青年回归的不仅是原生态的度假感觉,更有创业创新的动力。

  行业性的产能过剩、需求疲软等导致湖南主要出口产品下降。2015年湖南省最大出口商品钢材的出口量157.6万吨,减少5.5%,出口额60.4亿元,下降24.6%。与此同时,受国际市场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下跌影响,湖南主要大宗进口商品量增价减。2015年,铁矿砂作为湖南省第一大进口商品,进口数量增加15.3%,进口值却大幅下降30.2%(82.9亿元)。加上铅矿砂、银矿砂以及原油等,这四种商品共计减少49.6亿元,拖累湖南进口额共计下跌7.4%。

  尽管进出口额双双下滑,湖南外贸发展不乏新的亮点。长沙海关关长黎对贞介绍,统计数据显示,湖南贸易方式格局总体向好,一般贸易占主体地位,加工贸易平稳增长,特殊监管区域业务发展较快。2015年湖南省加工贸易进出口619.9亿元,增长18%,占全省进出口总额的34%,占比上升6个百分点;海关特殊监管区域进出口货物131.5亿元,增长89%,占全省进出口总额的7.2%。

  “政府会在用地政策、配套、基础设施建设上提供支持,我们希望有实力、有理想的人才、团队集聚而来。”卢跃东感慨说,“这在中国是一个新生事物,充满了挑战与机遇。”

  据了解,今年年底,于乌镇旁,就会有新生的庄园业态逐渐出现。说起第一处庄园,卢跃东充满了期待:“那是在大运河边上,有60年代、70年代、80年代的房子,这些房屋本来要被拆了,我们将它们以庄园的形态保留下。有小桥流水,有许多森林湿地,有农田村舍……我想这就是乡愁。”(完)

  随着中美省州合作机制的推进、中韩中澳自贸区政策的落地,湖南与美国、韩国、澳大利亚双边贸易逆势增长,贸易伙伴趋于多元化。2015年湖南省对主要贸易伙伴香港、美国的双边贸易额分别为350.4亿元、225.6亿元,同比增长12.6%、36.2%;与韩国、澳大利亚双边贸易额分别为93.2亿元和76亿元,增长54.8%和5.5%。

  过去一年,湖南对外贸易在优化结构方面也取得了新的成效,机电产品、高新技术产品稳步提升,劳动密集型产品略有下降。2015年湖南省出口机电产品622.5亿元,增长20.6%,占同期出口总额的52.3%;出口高新技术产品227亿元,增长54%。从具体商品来看,钢材出口60.4亿元,下降24.6%,服装、鞋、陶瓷、家具、烟花爆竹、纺织品、箱包等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