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报 社群媒体改变了新闻

  11月2日电 美国《侨报》近期社论文章称,已经预热并且渐趋白热化的2016年美国大选出现的相关动态或者说动向,展现了美国民主选举制度进程的某些司空见怪的态势,也凸显了某些历史上未曾发生过的异象,在不断激发民众关注、参与选举政治的热情之际,也燃起了朝野更多的疑虑、不安乃至手足无措。

  文章摘编如下:

  7月28日电 台湾《中国时报》28日刊文分析,社群媒体改变了网络使用行为,以往直接进入新闻网站浏览重大新闻,或是利用网页搜寻重大新闻事件的方式已经发生质变。社群媒体正悄悄地改变我们看新闻的习惯及新闻生态。

  文章摘编如下:

  几乎在副总统拜登宣布不参选总统的同时,前弗吉尼亚州联邦参议员韦伯宣布退出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初选行列。稍早前的9月11日,前德克萨斯州长佩里成为首个退出预选的共和党总统竞选人;十天后的9月21日,曾经志在必得的共和党总统参选人沃克也宣布退选。

  他们弃选、退选的原因,除了场面上交代的时间不够、人气不足之外,最重要的因素无非是缺钱。缺乏人气其实也和竞选资金充裕与否息息相关,没有钱砸广告造势,根本拉抬不了声望。

  由于难以募集到竞选资金,佩里8月起就给自己竞选团队员工打了白条。而佩里在预选“风向标”爱荷华州的竞选团队共同主席萨姆•克洛维斯,干脆跳槽到奥朗普门下。沃克参选后的经费也一直捉襟见肘其竞选资金早在9月初即共和党初选首轮辩论后就用光了。韦伯则直指,“金钱政治”正在毒害美国政治进程。

  “高开低走”的杰布也因为选情吃紧,在10月24/25日劳烦父兄两位老总统齐赴休士顿为之背书筹钱。布什家族在当地希尔顿酒店举办了一场为期两天、入场费高达10万美元的竞选筹款活动,邀请150名潜在金主捧场助阵,希冀筹措到新一波竞选资金,扭转杰布的竞选颓势,助其续写家族传奇。

  反观两党领先的参选人如希拉里、奥朗普等,无不都是竞选经费充足,有财力也舍得撒大把银子造势。希拉里的竞选团队启动最早,吸金功夫压倒党内外对手;奥朗普更是财大气粗,看似“玩票”政治,首先就用自己擅长的金钱和高调淹没了众多职业政客的话语权。

  91岁高龄的美国前总统卡特9月23日在做客“脱口秀女王”奥普拉主持的访谈节目时,痛陈美国“金钱政治”的诟病称:“我可选不了总统了。如今要是弄不来两三亿美元,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不可能给你提名。”卡特历数“党派分歧严重”、“府院之争激烈”等美国政坛的种种弊端,毫不避讳地表达了对美国“寡头政治”、“金钱政治”的失望,直言“美国民主已死”,颇有振聋发聩之效。

  希拉里在民主党内的最有力挑战者、佛蒙特州联邦参议员桑德斯早在4月底宣布参选时就抨击说,美国的政治体制已被富人控制。桑德斯承诺自己在竞选期间不会利用“超级PAC”当取款机。所谓“超级PAC”即指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是致力于为候选人募集大量捐款的机构,不能不让人视为“寡头政治”、“金钱政治”的产物。

  倘若说“金钱政治”已然是美国社会民主无法切割的肿瘤,是见怪不怪的常态,那么在共和党初选阵营里出现的难以理喻的异象,则是诸多新社会病的浓缩反应。即使已经有人退选或将要退选,共有15名共和党人宣布角逐总统参选提名的架势,在美国总统大选历史上也是罕见的,以至于半年多来共和党内的选情依然混沌迷离,让政治学家社会学家无从预测结果,也让共和党高层难以为任何一位参选人背书。

  更加诡异的现象是,三四个月来共和党内在所有州的民意调查中,几乎唯有地产大亨、政坛菜鸟奥朗普一枝独秀,他的支持率遥遥领先其他老牌政客社会精英。而且紧咬着奥朗普的支持率,位居第二第三的小儿神经外科医生卡森及前惠普首席执行官菲奥莉娜,都一样从来没有过从政经历,他们三人把杰布、沃克、佩里等一众老政客远远甩在后面,这样的民意莫非要告诫共和党高层乃至全民,就是要让一位政治门外汉去执掌国家中枢。

  奥朗普今番“玩票”政治,不被主流舆论看好,更不被共和党大佬认同,但他以一己之力,几乎搅翻了整个共和党阵营,让共和党的初选几乎成了他的个人秀,把选举变成了貌似娱乐化的事,这个能量让两党政治圈内的精英尴尬不已,也都意识到无论如何不容小觑这厮了。

  你看网络新闻吗?每天看的新闻是新闻媒体想给您看的?还是社群媒体经过数据计算推给你的?你习惯直接造访新闻网站?还是透过社群媒体造访新闻内容?你看的新闻是原生内容?还是从社群发酵议题被新闻业者“加工引用”?

  笔者观察社群媒体对新闻媒体的影响发现:

  一、新闻内容产生质变:以往挖掘事件、采访与跟进,产生出叫好叫座的“独家新闻”的时代已渐消逝。社群崛起之后,政治人物、明星、小民都在社群发声,新闻媒体也学会在社群上找新闻加工引用。人气高的话题当头条。

  以同一事件观察不同频道的流向发现:PTT八卦版推文数高(人气高)的议题,新闻媒体将其引用在脸书粉丝团,隔天的按赞数也会如PTT推文数飙高;加工引用内容创造社群关注度,让新闻媒体不再努力跑新闻,而是努力“网”新闻。社群媒体,让新闻内容的原生性产生质变。

  二、社群媒体成为新闻网站主要流量来源:海外许多大型新闻出版商现阶段的网站流量,约6成来自于脸书的推荐流量。脸书,改变了我们阅读网络新闻的习惯,也影响新闻媒体的流量来源。

  三、影响新闻媒体的广告收入:根据美国皮尤研究中心“2015年新闻媒体状态”报告指出,数字显示广告营收第一名的公司就是脸书(24%),Google(14%)紧追在后。透过提升用户黏着度、掌握更多数据,以及限制竞争对手的广告,脸书将能藉此提高数位广告的营收比例。脸书,影响了新闻媒体的广告收入。

  社群媒体藉由群众产生了新闻内容,同时也成为新闻网站的主要流量,藉此也改变了广告主的媒体预算分配。再来呢,社群媒体的下一步是什么?

  共和党初选发生的这些异象,可以一窥美国社会和民意的微妙变化,民粹主义的旗号比传统政治更受民众青睐,政治菜鸟也比位高权重者更容易获得民众信任。说到底,美国民众对现状不满,对国家经济和美国国力是否弱化不安,亟盼出现一位新领袖,带领美国变革创新走出困境。这种良好的愿望遭遇选举制度、“金钱政治”的制约,他们自己无能为力改变现状,宁可让奥朗普这样的有钱人来任性一把了。

  尽管到明年两党初选,最后决定提名候选人还有一段时间,奥朗普也好,希拉里也罢,两党参选人的民意、舆情都有潜在变化的可能,无论今天出现的“金钱政治”常态现象,还是奥朗普把一班政治精英打得落花流水的非寻常异象,都折射美国社会的民主选举制度并不完美,至少需要修补缺陷。有钱可以任性,无德也可横行,门槛、标准太随意,选总统先比试选秀,那么最终的选票的归宿又会激发起怎样的能量?

  脸书积极布局新闻内容,宣布将与包含纽约时报在内的九间新闻媒体合作推出实时文章新功能,直接在用户动态消息发表新闻,用户不用链接到新闻网站。为吸引新闻媒体参与,脸书提出诱人条件,允许媒体自己卖广告,并让其取得所有收益。脸书,正利用平台优势交换有价值的新闻内容。

  未来,脸书是否会成为一个新传媒─社群媒体掌控新闻时代?让我们拭目以待。(谢邦彦)

365备用网址http://www.lzcjwh.com/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