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侨报:放宽“绿卡” 美欧民粹主义齐抬头

美国侨报:放宽“绿卡”中国需完善移民制度

中国“绿卡”外观。来源:中国日报网

  3月15日电 香港《大公报》15日评论称,近日发生在欧洲、美国的两大政治事件引起全世界关注。一是德国的“超级星期天”,默克尔领导的执政党基民盟惨败;二是美国总统选战,共和党特朗普如日中天。两场选举本风马牛不相及,但“难民”议题却将其联系到了一起。一败一胜的选战结果说明,西方世界不欢迎中东“难民”,一股唯我独尊的民粹主义正在抬头、蔓延。

  文章摘编如下:

  6月11日电 中国公安部6月8日透露,从即日起,在国家认定企业技术中心等7类企事业单位任职,且符合相关条件的外国人,可申请在中国永久居留,即获得“中国绿卡”。美国《侨报》9日社论表示,放宽科研机构工作人员的绿卡限制,有利于吸引外国高技术移民,符合中国引进人才的战略。这是值得肯定的。中国建立一个以吸引人才为主,同时兼顾家庭团聚与劳动力需求的移民和“绿卡”体系,应提到了议事日程。

  文章摘编如下:

  长期以来,人们称中国是全球最难拿“绿卡”的少数国家之一。2004年8月,中国开始实施《外国人在中国永久居留审批管理办法》,中国绿卡制度就此诞生。但从2004年至2013年,在十年间获得绿卡人数仅仅有7356人。而居住在中国的外国人超过60万人。

  相比之下,美国移民局一年大约发放一百万张“绿卡”。尽管存在诸多问题,美国的移民与“绿卡”制度,对美国经济与科技的推动作用,已经是尽人皆知,无需赘述。中国每年有大量人才与资金外流,投资移民携带资金,技术移民携带技术离开中国,“移民赤字”十分严重。

  人才是中国转型升级的短板。如果说,过去30年,中国发展靠招商引资,未来30年,中国发展必须靠招才引智。这就需要外国人居留制度的配合。

  对于中国“绿卡”,并非没有市场需求。中国经济的发展和收入的提升,必然伴随着移民潮的涌起,这是不以为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2014年5月,国际移民组织发布的《世界移民报告》报告指出,中国正成为越来越有吸引力的移民目的国家。中国在汇丰银行2014年度移居最佳目的地排行榜上位居第三,仅次于瑞士和新加坡。

  有人认为,中国本身是人口大国,对外国人永久居华必须严格把关。其实,这也是片面的看法。人多不是问题,人的素质才是问题。更何况,中国已经出现了老年化的危机,劳动力供应不足的问题已在一些地区和行业开始显现。美国长期的大规模的移民,尽管带来诸多社会问题,但也使美国避开了老年化危机,成为西方国家中少有的不为出生率降低而烦恼的国家。

  被冠以“难民”称号、因战乱逃离家园、欲寻获一片安宁的中东百姓,在登上“蛇头”的渔船时,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成为搅动西方时局的一只“黑天鹅”,更没想到会成为影响大国决策、决定政治家命运的一块“压舱石”。

  先回到刚刚过去的“超级星期天”,德三个州进行了选举。虽是一场地方选举,但影响却非同寻常,这是一场对默克尔政策的小范围全民公决,有风向标意义。结果是执政党基民盟“败走麦城”,在两个州均未获得最多议席。而新兴的右翼排外政党德国选择党成了最大赢家,在两个州成为第二大党,并可能在明年大选中跻身联邦议会,左右国家政策走向。

  成立于2013年的德国选择党属极右翼政党,成立伊始便明确打出脱离欧元区、恢复边境管制等有违历史潮流的口号,获得大批民族主义者的青睐。默克尔此次败北主因在于其“难民政策”。自去年夏天难民危机爆发以来,选民第一次有机会直面默克尔的难民政策,“不”的回答不仅令默克尔尴尬,也令整个欧洲深思。

  在德国对默克尔说“不”的同时,美却在对特朗普说“是”。只不过,这里的“不”与“是”异曲同工,都传递出拒绝“难民”的排外讯号。

  从当众羞辱电视女主持人,到禁止穆斯林入境,在美墨边境修长城,骂墨西哥人是“强奸犯”等等。这换作其他人,任何一句话都足以令其永远告别政坛。偏偏在这位共和党人身上,百年铁律纷纷失效。

  从人口构成来看,性别严重失衡是中国人口结构的隐患,一些地方出现娶外国新娘的暗潮。中国的跨国婚姻,其实是一种客观存在,是堵不住的。最好的办法是有法律和政策的疏导。以美国为例,美国的绿卡制度中,家庭团聚占据重要分量,如给予公民的兄弟姐妹每年6.5万的移民配额。

  因此,中国建立一个以吸引人才为主,同时兼顾家庭团聚与劳动力需求的移民和“绿卡”体系,应提到了议事日程。在此大背景下,中国制定移民法,成立移民局,规范和管理外国人签证、工作、居留、入籍等事务,也势在必行。这对中国的未来经济与科技发展,对中国的社会,关系重大。

  这位被普遍认为是选举“点缀”的小人物竟一路杀来,势如破竹,把一众原本被看好的政治家掀翻在地,大有代表共和党参加总统大选的势头。拒绝“难民”正是特朗普手中的一张“王牌”,其主张颇受那些反叛现有体制的下层白人群体的支持。

  长期以来,美欧常被认为是“极乐世界”,人权至上、民主自由是其不惜以枪炮强推的“普世价值”。但现实的一切却都走了样,“两场选举”释放出一个讯号,民粹主义势力渐成气候,美欧正在走向闭关。如果说“难民”搅乱了西方,那么,西方政策调整将令难民问题更加“不可预测”。(施君玉)

内容搜集整理于网上百家乐,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