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不看“入篮”看内功

  5月12日电 新加坡《联合早报》12日刊文称,社会风气的好坏决定着一个民族的兴衰存亡。尽管多数美国人在骨子里依然保守,尽管共和党依然坚定地反堕胎、反同性恋,但随着美国的传媒和好莱坞大片的广泛传播,美国人“开放”的帽子恐怕是摘不掉了,美国人对世界各国“诲淫诲盗”的感染恐怕也难辞其咎。

  文章摘编如下:

  12月7日电 国际货币基金(IMF)此前宣布,人民币将纳入SDR(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于2016年10月1日正式生效。人民币将成为继美元、欧元、英镑、日元之后的第五种全球储备货币。对此,法国《欧洲时报》日前刊发评论指出,人民币纳入SDR更多体现为一种荣誉,要借助获得荣誉这一契机提升自我,是接下来更为紧迫的事。以中国经济的高效高质增长塑造世界对中国的信心、对人民币的信心,进而提升世界对人民币的接纳,考验着中国政府的战略智慧和战术能力。

  文章摘编如下:

  无论是国家还是个人,在自我感觉良好飘飘然时,总会有“例外论”,总会置“常识”于不顾。然而,常识之所以是常识,是因为它“不为尧存,不为桀亡”。这个常识很简单:社会风气的好坏决定着一个民族的兴衰存亡。

  一个民族、乃至一个国家将兴,必然洋溢着一股质朴、自律、昂扬向上的气象;一个民族将没落,必然骄奢淫逸,民风颓废。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举凡古今中外莫不如此。

  商代将亡,文武百官“率肆于酒”,纣王设“酒池肉林”,“宾既醉止,载号载呶,乱我笾豆,屡舞P跴邸?《宾之初筵》,出自《诗经•小雅》),舞姬歌女,醉生梦死。其丑态与今天一些人吸毒之后何其相似。

  楚国将兴,“筚路蓝缕,以启山林”,楚人自称“蛮夷”,崇俭朴而去奢华,从君王到百姓,发愤图强,最终从一个被欺凌的“子爵”小国,一跃成为令诸侯震悚的大国。

  唐代由盛而衰,盖自玄宗始。玄宗宠幸杨贵妃,“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缓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安禄山“见猎生喜”,最终导致“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

  中国历史上往往都是那些“落后”、尚武而向上的“蛮夷”,最终战胜“精致”“文明”而“腐朽”的朝廷。蒙元如此,满清亦如此。

  西方国家同样也离不开这一“常识”。罗马帝国创造了西方前所未有的辉煌文明,然而在后期罗马人丢掉了先辈那种纯朴务实、积极向上的罗马精神。他们嗜血残暴而变态,居然为斗兽场内奴隶和狮子之间的搏杀而欢喜若狂,今日拳击场上的血肉横飞依然保留这一残余。

  而罗马社会饮宴奢华无度,浴场沦为淫乱之所,同性恋、通奸见怪不怪,社会道德败坏到无以复加。最终引发了下层人民和各族人民的起义。随着被称为“蛮族”的日耳曼入侵,不可一世的西罗马帝国最终灭亡。

  历史上美国是一群清教徒创立的国家,当初乘坐“五月花”号的先驱者,多是受迫害的新教徒。他们生活严谨而保守,工作勤奋而努力,他们把经济的成功当作蒙祝福的表征,把财富当作被拣选的标志。正是因为这一坚定的信仰,才成就了美国世界霸主的地位。

  美国人是有使命感的,他们“要将世界领向善”,然而在二战后,随着经济的繁荣,物质生活的刺激麻痹了不少人的宗教自律,性解放、同性恋、堕胎、吸毒开始泛滥,麦克杰逊涉嫌吸毒、“老虎”伍兹外遇,并最终以克林顿总统的性丑闻,让世人坚定地认同了美国的腐朽和堕落。

  尽管多数美国人在骨子里依然保守,尽管共和党依然坚定地反堕胎、反同性恋,但随着美国的传媒和好莱坞大片的广泛传播,美国人“开放”的帽子恐怕是摘不掉了,美国人对世界各国“诲淫诲盗”的感染恐怕也难辞其咎。

  去年苹果总裁库克“出柜”的消息曾引起全球的关注,无数网民对这一茶余饭后的谈资津津乐道,性学家也大谈“宽容”。

  人民币纳入SDR,其意义之重大不言而喻。一是代表着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人民币的国际地位进一步得到提升;二是作为第一种入篮的新兴经济体货币,象征着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能获得更大话语权,有助于加快和加深国际货币体系的改革。从这两个层面来说,人民币纳入SDR实乃好事一件。

  但是,高兴归高兴,也不能忘乎所以,甚至在误解中盲目乐观。比如,目前有舆论认为,人民币入篮就意味着人民币在全球范围内实现自由流通,今后中国人可以怀揣人民币买遍天下,或者认为人民币一夜之间能量爆棚,成为了能与美元比肩的国际通行货币。

    美东时间11月30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执行董事会决定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记者 刁海洋 摄

  对于第一种误解,需要澄清的是,中国人到海外投资、海外华人到中国投资,能够直接使用人民币,依靠的是未来中国资本双向管制慢慢打通,使人民币入SDR后成为推动中国开放资本市场的一个间接成果。这可视为一个美好的梦想,但在短期内无法实现。换汇依然是中国人出国、外国人赴华绕不开的一环。

  至于第二种误解,则透露出民族主义色彩的盲目自信,美元的强势地位是由其强大的经济实力和长期以来对其有利的国际货币体系所奠定的,人民币尽管在国际化道路上不断前进,但从现实情况来看,距离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通用货币还有很长路要走。人民币纳入SDR,不是人民币国际化征程的句号,而应该是一个新的起点。

  因此,人民币纳入SDR这件事,更多体现为一种荣誉,要保持这个荣誉,并且借助获得荣誉这一契机提升自我,是接下来更为紧迫的事。正如央行副行长易纲所言,“加入SDR不是一劳永逸的,SDR每五年做一次评审,一种货币在符合条件的时候可以加入SDR,当它不符合条件的时候也可以退出。只有进一步坚持改革开放,人民币作为SDR篮子货币的地位才能得到巩固。”

资料图:新版人民币钞票。 记者 洪少葵 摄

  我们知道,一种货币的国际化,需要充分实现三种功能:结算功能、投资功能与储备货币功能。当前,人民币在贸易货币中影响比较大,已超越日元成为全球第四大支付货币,但乐于采用人民币结算的国家多集中在较为落后的地区。中国央行与32个国家和地区的货币当局签署货币互换协议,其中在欧洲建立了五大人民币离岸中心,但从实施效果看低于预期,在当地企业普及人民币业务仍需发力,以及中国需进一步放开可兑换性管制。

  人民币在投资货币、储备货币功能方面欠缺较大。中国正在推出多项举措,加快开放债券和外汇市场,给境外投资者手中的人民币增加回流渠道,从而增加人民币的投资吸引力,逐步建立起一个完善成熟的人民币资本市场。只有当人民币实现了充分的流动性,能在贸易和投资中广泛使用,成为储备货币才最终成为可能。

  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对于中国国内而言,是金融自由化改革程度不断加深的过程。中国金融改革的市场化和国际化是大势所趋。加入SDR后,人民币汇率浮动空间将加大,境内外资本流动也将加速,从而可能引发汇率大幅波动的风险,以及热钱套利炒作的风险,这些都对中国的金融安全和金融监管构成新的挑战。

  事关社会风气的小事不小,正如欧阳修在《伶官传序》中疾呼:“忧劳可以兴国,逸豫可以亡身”“夫祸患常积于忽微,而智勇多困于所溺”。

  历史无情,因果不爽。“始作俑者,其无后乎”,美国衰败的种子既已种下,可以放下不论。世界其他国家需要做的,是反省当下的社会风气。(操家齐)

  以市场化改革推动繁荣的中国,以中国经济的高效高质增长塑造世界对中国的信心、对人民币的信心,进而提升世界对人民币的接纳,考验着中国政府的战略智慧和战术能力。

365体育在线原创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